现用号@Wasteland76.
此号以后就用来同步新号的动态。

祝看到这里的你越来越快乐,幸运点满,生活处处是阳光!

-个人的李白性格理解。Ver.5.0

-共计10580

-封皮。未经允许禁止私自利用。

 

  以下是敝人认知中的李白。将一些点归纳整理下来,谨以自勉。

 

  首先,我走的是游戏向,史向是辅助中的辅助,只是用以补充游戏向没有提及的地方。

  想成为一个人,首先要以他的背景与经历作为开始,再逐步分析。如此便能更好地了解、掌握他的性格。

 

·旅途。——————————

 

 

  游戏中的李白生于西域楼兰,而后离乡出游,这才到了长安。

 

  一入长安,他那时估计也就二十来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伙子,想干啥就干啥。

  他浪子一个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加之才华横溢,所以他敢乘着酒兴在朱雀门上刻字。而后又是拒绝女帝的邀官,我认为这正是因为他还有游历天下的大志没实现,而且也不想年纪轻轻就被官场束缚——他从来都无法离开自由。此时楼兰也好好的,他的骄傲,也尚未被挫败。

  没准这时候行侠仗义杀不杀都是看心情。小青年嘛。

 

  我认为这个时期的李白,性子主要体现在一个字上——狂。

  这是他最狂的时候,但绝不是最成熟的时候。他理应有这个年纪应有的残留的稚气和冲劲儿,棱角分明,心地纯真,带着些尖锐的刺儿,说话办事也不非常周全。但这些不代表他就是个孩子。独身在外,不成长何以存活?

  不如说,这时候的他,只是更成熟些的浪荡小青年。终归还没完全蜕变成大人。

  这时的酒也只是助兴用。此时的他,好酒而不嗜酒。

 

 

 

  接下来的旅途,到了黄河。这是他剑意的源头。

 

  官方故事里写到他没有机关的师承,没有魔道的秘法,没有魔种的血脉,只是靠着自己一步步成为了大唐第一强者。这足以证明他有极强的领悟力与毅力,并且相当有心。这个有心,是说他有闲情雅致去感受身边的事物,事实上我本人也有这个特点,故能理解,不消说。

  而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心思?大部分原因的确是他浪漫主义的个性使然,而剩下的部分,我想是由于他太寂寞了。

  是的,他喜欢交朋友,但这些朋友不可能一直跟着他走到旅途的尽头,只能说一个地方一些朋友,甚至是没有。这样的情况下,除了自然和他的剑还有什么能够一直陪伴他?还有什么能听他倾诉?再没了。这都是他的挚友,不会说话的挚友。

 

  强者总是孤独的,而他们享受这样的孤独。所以你根本听不到他的抱怨,因为他早已习惯并乐在其中。

  换而言之,他是最寂寞的、也是最不寂寞的人。

 

  这个时期他的剑意处于巅峰状态,一切看上去都那么顺风顺水,所以他这时候是相当骄傲,性子则更多地体现在一个“傲”字上。他有心为败者赋诗,这是傲的表现,同时这还大大提升了他的文采与剑术,更是助长这股傲气。

  可以说,这是他的全盛时期。是至今一切的性格特点最大化的时期。

  游山玩水写诗舞剑,餐云卧石怀风载叶,他也确实是过着谪仙的逍遥日子——真正的逍遥,最后的逍遥。

 

 

 

  再后来,他的旅途回到了楼兰。当他带着剑仙诗仙的荣耀回到故土,他满心欢喜,他为此自豪,他忽然像个讨糖的孩子。

  但却再没有人能奖他一颗糖了。

  风催黄草折,沙蚀白骨枯。故土不复,公主自尽,一直以来支持他前进的心灵支柱,此刻彻底崩塌。

 

  他是浪子没错,但他终归需要有地方落脚,安心,而这个地方,则称之为家。

  在楼兰覆灭以前,故乡就是他精神的归宿,也就可以说是家了。但现在,楼兰已经不在了,欲归无路。我认为他之所以那么想复国,一部分是表面我们看到的这些原因,另一部分,大抵是想要这根心灵支柱再次立起来。

  不然他要如何前进?无牵无挂的人,是没办法变强的。

  浪子无家,浪子思家,浪子不得家。

 

  关于公主的死,我推测,她自刎所使用的武器就是青莲剑。若她自己就有武器,何必等到李白再去时才动手?很可能是折尽了王族的傲骨后她寻死无门,恰巧见到了李白,不甘苟活,这才借了李白的剑自刎。可能在这时候公主拜托他一些事比如作为最后的楼兰人活下去之类,然后他也承诺了些什么。

  李白也是有着极高自尊的,他能够理解公主的想法,所以才答应这样做。但这无疑对他是个巨大的打击——承载着无数荣誉的剑,竟连一个柔弱女子的性命都保不住。剑仙的名号,此刻听上去是如此可笑。

  这是他一辈子过不去的坎,心头抹不去的疤。

 

  他那时一定痛哭了一场,像是把以前笑过的份都哭回来一样。悲恸过后,便是愤怒。他二入长安,去质问女帝为何要灭了楼兰,而俩人的秘密谈话官方只是一笔带过。

 

  根据官方的小游戏和世界观设定来看,我推测他们的谈话可能有关于方舟。它可以让时间倒流,帮助李白回到过去,挽救楼兰。方舟,即整个长安城,这是被尘封了千百年的秘密,自然不能见于史官笔下——但这事李白显然不知道。

 

  二入和女帝谈过之后他可能去了别的地方,但我只是猜测。动机是什么,不好说。这时他开始嗜酒,醉着醉着也许就能暂时销愁了,他的骄傲在巅峰被挫败,他颓唐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就像个沧桑忧郁的老大叔。

  当然,他的自尊不允许他如此颓废,何况一直以来的独行让他的心理素质极为坚韧,天性又那样乐观。不用多少时间,他就可以再度振奋。

  这时他再一次成长了,彻底成了一个大人。变得成熟了,也把事情看得开了,因灭国之悲学会了把控情绪。他失去了真正的逍遥,却获得了心底真正的牵挂与更为现实的目标。苦中作乐,像有一股烟酒味的潇洒小哥儿。没准还真是个大叔的料……咳。

  当然,语气欠揍点是没问题的。老子狂老子傲,你没屁事我理你?

  人在江湖飘,挑衅还不是第一节课就要学的。

 

 

  而后,便是三入长安。

 

  官方游戏大概是李白三入长安的时候了。那是花魁选举的夜里,人群熙攘,走私贩子都开始活动了,自然最适合他开始行动。要不是可爱的小武藏拦住了他,勇敢的小马可又抢先冲进门里,李白可能就没了。

 

  据这一点,我想如果真的是女帝告诉李白方舟的作用,也许只是缓兵之计,更可能是真的想除掉李白。门的内部是虚无的,也是钟馗所守护的(甚至狄仁杰和李元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可见保密程度之深),就算李白很强,但他只身而行,也很难回来了。就算她再爱才,也不会让大唐因一个人而产生动荡,更不会甘愿让时光倒流危及她费劲力气得到的一切,何况李白不愿归入她的麾下,身为帝王,自然懂得忍痛割爱,大局为重。

 

  是贤才则收拢,有不为我所用者,灭之为上策。

 

  但我仍然认为我的这番猜想有漏洞。

  我不知道女帝是以什么样的说辞使愤怒的他平息下来并使其信服,但我也找不出第二种理由可以解释李白为何平息,并且知晓关于方舟的如此详细的消息。如果是旁门左道打听来的,狄仁杰不可能不知道,在他刚刚三入长安的时候,就已经让李元芳盯上他了(官方故事有写)。况且他还在狄仁杰的黑名单上,又怎么会让这样的重点对象打听到那么重要的消息?这个可能很小很小。

  他也可能跟兰陵王有些联系,毕竟后者是楼兰的王子。这无从得知。

  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线索,我也就没法乱作解释了。都是官方爸爸的锅。

 

  但我的李白暂且使用以上的设定。

 

  有一点值得一提,李白并不会伤害长安。他见到长安,也许就像见到楼兰,在这儿捉住一片故乡的影子,甚至可以说是第二故乡。再者,如果成功启动方舟,难免会让长安动荡伤及百姓,以他的性子来讲是不愿意伤到无辜者的,所以他对此也很纠结,绝不会轻易行动。

  他一个人肩负起了复国的重任,这种压力是常人难以承受的。

 

 

 

·爱情。——————————

 

 

  他的确很不羁很浪荡还有一张好脸情商也高,但这不代表他会随手撩妹天天滥情。他是个浪子,他比谁都知道自己是不可依附的,又怎能让人对他太过着迷。独身在外,想保证不耽误事儿,那就不能负太多闲责任,也就是不能跟太多人扯上关系,尤其是情爱。

 

  但他也不是就一直憋着,那真的能憋坏身子。

  他是血气方刚的男子,也会撸管也会瞎想甚至逼急了可能去青楼(至于是泄欲还是清奇地聊天那倒不一定),这都是说不准的。他又不是神仙,神仙旁边还有美女养眼呢,他就带了一把剑,难不成对那玩意儿撸?得了吧,心咋那么大呢?别再吓死一个两个的。

 

  他是人,但凡是个人就有七情六欲。不能说他没谈过恋爱,但绝对不是那滥情的人,倒不如说很专情。对于一个不轻易付出真心的人,一旦你得到他的爱,就再也逃不掉了,除非你主动抛弃他,到最后也还是宠着你的。我认为他就是这样的。

 

  撩妹,他的确带着这个天赋点,毕竟他是浪漫主义的大诗人,说话当然比较好听,长得又俊,性子又酷,小姑娘们就稀罕这一套,自个儿乐意往里跳那没办法挡不住啊。所以他应该是满懂得怎么婉拒的。

 

  要知道烂桃花太多是很苦恼的。

 

  一个人磨皮久了总会掺进去私人感情和理解,而后达到两个人融为一体的境界。故此我认为,他的爱情模式跟我差不太多。

 

 

  如果我爱你,我会先弄清楚你是不是真的愿意跳进火坑里,是不是真的愿意要一个无依无靠摇摆不定的爱人。如果你愿意,那我们将爱得死去活来,你会得到我整个儿心脏,而我拼尽全力维护你的爱和你。直到你厌恶这样了,我就将它收回。我最后听你一把,放手就放手,干净利落,毫不留恋,毫不惋惜。各走各的路,我仍旧潇洒。

 

  前提是,我宁可承受这个错误带来的后果,也要爱上并爱着你。

 

 

  为什么?

  我乐意。

 

 

  但不论爱得多深,都不会出现哭鸡尿腚的那种情况。我非常看不惯那种一失恋就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尤其是当这个人是一个男人的时候。爱是平等的,为什么要去乞求?该有的时候就会有,岂能折我傲骨求人垂怜!

  腹部是只能暴露给最信任的人的。

  夸男子长得好看你可以说清秀(其实这已经比较女性化了),但你不能说他国色天香或者等等。那是形容美女的,不是形容美男的。

 

  这对一个男人是侮辱,别把你的侮辱当赞美沾沾自喜。

 

  活得坚强点,活得漂亮点。抽筋剥皮砍骨仍能向天笑,却愿为花谢柳败幽水残而泪满襟。

  一身傲骨的人,你越是蹂躏摧残他,他就越傲。让你无地自容的傲,让你畏惧屈服的傲。哪怕你将他囚于牢笼,将他四肢折断,将他锁在永无天日的黑暗里,他也能笑着作诗骂你。逼急了宁可自我了断都不屈服。你永远都看不到他眼里的苍空漫上乌云,抑或沧海平息波澜。

 

  这是个男人。他先是男人,后才是李白!

  娘们唧唧的我就给你一个字——滚。脏了我眼。

 

 

 

 

·性格形容。——————————

 

 

  狂,傲,真。狂傲不消说,重点在真。他的名号确实挺仙,剑仙诗仙谪仙人啥的说着贼好听。但他确确实实是个人,谪仙人终还究是人。所以绝不能把他诠释得过于仙气,他理应有些凡夫俗子的小习惯。比如偷酒之类的,皆不为过。游戏设定的他似乎不是什么达官贵族,就算是,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也该接地气了。

  切不能在日常对话里过分显示自己的身份。要知道不是谁都知道剑仙长啥样,要真遇着个性子不对口的,你要他怎么信服?不把你轰出二里地算我输。也是不能对此太高调,不然会惹来很多麻烦,他是最清楚的。

  总而言之,不过是这些接地气的习气他做起来相较来说更好看而已。谁让他这么帅啊,没办法。人帅了做啥都好看。

  ——开个玩笑。

 

 

·日常生活和经济来源。——————————

 

 

  历史中的李白可能挺有钱,但游戏里他有钱也没钱了。你能搁废墟里掏出一个子儿吗?

  做梦呢。

  他三入后大抵是常驻长安,在长安,不乐意干常工也可以当个卖艺人,也挺吃香。舞剑,给人赋诗,还长了一张帅脸,money还不大大地来。虽然不能说太富裕,但好歹不会饿死。

  一入长安时他大抵得待上几个月,这时间里他没啥大事干,也就玩玩逛逛吃吃喝喝,顺便跟小妞聊聊骚啥的。也可以偶而在酒楼喝多了找不到茅厕,随便去个旮旯就地解决还被姑娘当流氓。

————————

  老狄头亲自巡逻时间到。

  “狄大人,附近的酒楼有人耍流氓!”

  “何人如此大胆!”

  “就那个!”

  “…李白?”

  “好、好巧啊狄大人?”

  “……带回衙门。”

 

  老狄头安全教育时间到。

  “balabalabalabala……”

  “Zzz……”

  “李白,李白!”

  “哎呀我知道了狄大人……没下次了……”

  “再有这种误会,你自己摆平。”

  “是是是。”

  “你虽得陛下恩宠,但法不容情!”

  “好好好。行得正坐得直我是大唐的好公民。”

  “……签完就走吧。”

 

————————

  小青年没犯罪又有女帝的恩宠,就是铁打的法律也没法拿他怎样。日常是一顿说教签个保证书,那一张薄薄的白纸儿,回头就不知道顺风飞去哪里了。年轻人啊。

  二入三入之后的生活差不太多,但终究没那么快活了,大抵多股颓味儿,但不重。也是让老狄省不少心。

 

  我码了个戏,是一入长安时的他。

 

————————————————————

  是日,天朗气清。

  翘起腿儿来稳坐椅上,摊掌将荷包置于其上细数银两。近来一直忍着没花钱,如今零存整取,也算有了笔小数目。又听栈里酒客道不远处新开了醉仙楼,三日内通通六折,心道机不可失,便盘算着去那好生挥霍一番。

 

  心有所思,脚下生风,出了客栈不多时便顺着人潮寻到了目标。昂首望那招牌,“醉仙楼”三个大字书得叫一个笔力千钧,心觉这必然是名家亲笔,要人打眼便知是个好地方。难掩欢喜,摩肩接踵挤挤撞撞也碍不了事,步若游鱼,行入楼中。

 

  刚一进门便觉美酒佳肴之香扑鼻而来,不禁开口赞叹道。

 

  “这香味儿……好地方啊。”

 

  举目无座,候了半晌才寻得墙角一桌空,抬脚大步流星忙去占位,屁股碰上椅子才安下心来。点上一壶佳酿两道好菜,余下些心思,便拿去观赏台上演艺。目睹艺者红衣如火绽,剑上珠饰折华光。耳闻踝上银铃当啷响,台下众宾叫好声。笑抿一口酒,香冲灵府。

 

  这剑使得中规中矩,也算不错的——嘿,这步没稳住——可惜没甚灵气,舞来观赏还好,若用于实战……

 

  “那就得吃大亏了。”

 

 

  六曲毕,酒已尽。呼来小二收账,手向腰间一摸,却是空空荡荡。又往怀里探探,亦未果,哪都没了那鼓囊囊的荷包。霎时脑内一声轰,愣是惊散七分醉意。

  莫不是挤人堆里不当心给谁偷去了?!

  ……这不就轮到我吃大亏了吗。

 

  咕噜一声吞了唾沫,强挤出个笑来缓声道。

 

  “小兄弟,我这荷包……许是让人顺走了。”

 

  眼瞅着人脸色拉下来,僵持片刻却又忽地向一边唤去,声儿不大,却把啥事都说了出去。见状心道不妙,顺眼望去,果真不出所料——那掌柜的女子汹汹而来,面容虽生得秀丽,却是阴云遍布,下一刻就要降雷似的。

 

  理亏心虚,说话都泄底气。

 

  “别,有话好说!开业的好日子不能见血!”

  “看你这话说得,我堂堂七尺男儿,岂会做那赖账不还之事。”

  “……你且别急!这样吧。”

 

  转转眼珠儿,大步一迈,自架子上取来方才舞姬使的剑甩上两下,笑道。

 

  “你让我去台上舞一曲,若是妙,便免我一顿酒钱;若不妙,我唯有这一身行头,随你处置,你看如何?”

 

  不待人回答便拈起酒盅,连着吃得一半儿下酒菜的盘子一并朝天高高儿抛起。抬手剑锋一挑,寒光一闪,剑尖便抵住酒盅的底儿,再略使力向上一探,嗒地一声脆响,妥妥儿地将菜盘子托在那不到两指宽的盅口上,稳稳当当,不偏不倚。

 

  侧目向旁一瞟,意料之中收了一箩筐的惊赞目光。

 

  正合我意!

  抖抖腕子贴着盅底旋上两圈,再一沉臂,往上一点,便使之乖乖归位,安好如初。扬首挑眉一哼,再开口得意满载,底气十足。

 

  “如何?”

 

  见人挤着眉眼点了头,便抬腿笑嘻嘻地踏着胜利的小道儿上台去。

 

 

  一舞毕。

  立身少顷,便闻满堂叫绝声,仿若狂浪层层连连,分毫不出意料。越听越骄傲,心道是时候亮亮本相。

  反手持剑一抱拳,朗声道。

 

  “在下李太白,谢过诸位捧场!”

 

  一甩袂回身踏浪而下,扔剑案上,回头便见那女掌柜此刻也是跟先前一辙的脸上通红,不知是惊是喜,或说二者皆有。心下窃喜,足尖点地跃向前,一甩额发,略微低头抬眼看人,咧嘴笑道。

 

  “先前多有不敬,先给姑娘赔个不是。你看我卖力也讨好,担待担待?”

 

  趁这当口儿把腰间葫芦摘了塞人怀里,再拍上两下。

 

  “要是赠我一壶酒,我一高兴就再替你捞上几笔。”

  “剑仙亲自推销,划算吧?”

 

 

 

  几回下来算是尽兴,侧首再望天边,已是火燃长云暮沉沉。

  肚里酒满可撑船,再饮不下,再醉不胜。起身欲走,却觉着这么不声不响的,不够风光。寻思半晌,灵光乍现,赶忙招手唤纸笔。奋笔疾书几行字,十寸小纸满墨痕。打量片刻,道是好诗。

 

  酒兴尽,剑兴尽,诗兴尽,但余一画龙点睛之笔未添。提笔,又书十小字——李太白亲笔题赠醉仙楼。

 

  “醉仙楼,自然有醉仙!”

  书罢以笔压纸,拎起葫芦出门去,一步三摇晃。欲倒不倒,似醉未醉,不知几分清醒几分迷。

 

  “嗝……”

  “只怕醉人不识仙。”

 

 

  腾空云浪,不及年少意气半分盛。

  乱穹霞火,不及年少赤心半分炙。

 

  身轻者无忧。

——————————————

  拙文见笑。不必多言,自行体会。

 

 

 

·剑、诗、酒。————————

 

 

  这个我和一位我非常喜欢的太白交流得到的观点。我认为在他身周的事物中,剑于他而言是最重要的。以史向为辅,则他身为游侠,而后才是所谓文人。游侠总不可能打架用诗吧?对手听不听得懂还是个问题哩。剑上,也承载着他的风骨,笔上功夫多是为此作辅,剑不能百年留香,但诗可以。故此。

 

  而酒,也许只是他逃避痛苦的一种方法。醉者不知痛。暂时把酒当麻药使了,这才不会耽误他行动。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也不能找着借口就哭唧唧啊,于是醉酒,便成了他的解脱方法。

 

  基于这点我推测他有胃病。一天天的干啥都离不了酒,打架喝酒,写诗喝酒,找姑娘喝酒,大多数时间又没工夫找下酒菜。就知道空肚子喝酒,也不是铁打的身子,胃不坏就怪了。

  对戏时间关爱李白,少喝酒多说话,从你做起。

 

 

·人际关系。——————————

 

  关于老狄头是最值得说一嘴的,这个和挺喜欢的一个朋友探讨过的,在此致以感谢。

  一入长安,李白和他都不够成熟。李白是年少轻狂,小狄是新官上任。一个小青年没个规矩,一个新当官眼不容沙。你干啥我都能追错,当然可说是死对头。久而久之,混得熟了,稍微拌拌嘴也是可以的。二三入长安,李白成熟了他也成熟了。李白成了李太白,小狄成了老狄。老狄也知道不能管得过于仔细了,你不杀人强奸放火传播邪教,就放你一马。太白呢,也知道要安分点了,说不上老铁挚友,但也是老熟人了。我想,也许太白偶尔实在没钱了,还会问老狄找点活来赚外快。

  “老狄啊你有没……”

  “去把城西那群不良解决了。”

  “我刚路过收拾完了。”

  “给给给,拿钱快滚。”

  “好嘞,谢谢惠顾!”

  这样。然后这期间,连带李元芳也熟络了些,于老狄的感情是差不多的。

 

  对于女帝,很简单。敬佩,仇恨,无奈。

  敬她身为女子却能统领大唐,恨她柔荑一点铁骑踏平楼兰,却无奈人各有需,一国兴衰,怪不得她。但我想,是恨居多。对抄了你家的人说我不恨你?可能吗。

 

  再来就是宫本武藏。宫本一直想挑战李白——这一点我相信谁都清楚。剑圣搞剑仙,同行间的深♂入♂探♂讨,没毛病。李白吧,敬佩强者,自然也敬佩宫本。两人是互相敬仰的,要知道练武的骨子里都有一股好战性,尤其是两个巅峰人物八百年没败过,见到强者当然想一较高下求个虐。他们是在李白三入长安的那个花魁选举夜见面的,官方游戏里有写到。

  李白想进所谓方舟的大门,但宫本拦住了他要跟他打架。

  “剑气,最好的路标。”这是原话,大概就这意思。也是因为他们的战斗,李白免了一次灾。这时候李白可得恨死他了——你妈的别拦着老子上方(hei)舟(che)!

  但抛下这些,这俩人,说不准还会是很好的朋友。

 

  顺便我觉得李白和程咬金如果认识了也会很合得来的。放下你的有色眼镜,程咬金是个有血性的真男人,比一些打着xx名号的娘炮好到不知哪去!反正我是很喜欢他。咬金很得民心,又热血,动不动就热泪盈眶,还那么善良,多么可爱的男人啊!身板儿真的挺有男人味的,不只是瘦削的青年身材好,这样的好身材也是一种艺术,可惜大多人都因为一些混蛋理论不懂得欣赏他。

  我要是个女的都想嫁给他。咳,跑题,个人感情太多了。

  相信我,一个正儿八经的直男会觉得咬金这一身肌肉很酷的。李白也是。两个正直的性情中人,怎么会合不来?

 

 

·骄傲与寂寞——————————

 

  狄仁杰评价李白:太骄傲也太寂寞了。

  他为何骄傲,又为何寂寞?我理解得比较浅显——为自己的才华而骄傲,也为自己的才华而寂寞。谁不为自己的才华横溢名满天下而骄傲?可越是有才华,就越难碰到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放眼望去皆是凡夫俗子,说是人缘广泛善于交友,但未敢说有几人实打实是知己。

 

  我眼中美丽的艺术品在你看来不过是件小玩意,我用心欣赏着的东西到你口中就被贬得一文不值。这就好似你正站在我所赞颂的事物的对立面,你更像是一种名为朋友的敌人。

  无论我是不是自作多情,你都没能碰到我的心,哪怕一点儿。

  天才总是这样的,又骄傲又寂寞。

 

 

·关于三入后思想的私设。——————————

 

  想借鉴请跟我商量。商量,而不是先斩后奏的通知。

  李白三入后便知道了方舟复国是不可行的,复国暂且是无望了,而另一方面,谁都难保女帝不做些绝患之事,可谓前面的努力都要成灰儿了,不止这样,他还得担心一下自个儿。

  这时他精神与人身都受着极大的压力,方舟之路的堵死,可以说是压垮他的最后一份力。颓废、愤怒、自责与焦躁杂糅为一的痛苦,必然无法避免。思想上的打击,是对一个有着如此情怀的人的最大伤害,但也说明,他是时候来一次覆旧翻新的思想革命了。

 

  在此需要考虑一下他采取各种行动的可能性。

 

  其一,自杀。我认为这不可能,他很可能这样想过,但他不会这样做。太懦弱了。无论出于个人,还是国家,都没有任何理由允许他自我了断。

  出于个人,他是最后的楼兰人(当然他本人暂且不会知道兰陵王也是他老乡),既已答应了楼兰公主的请求,他就不得不活下去。当他有意要寻死的时候,他或许会从心底听到楼兰公主与死者们的呢喃,诚然这只是心理作用,但毫无疑问地,他始终都无法抛下这份与他而言实在过大的责任。出于国家,那更是没话说,在此不多阐述。

  第二种可能,彻底萎靡一段时间,然后振奋,奔着一个合适的新的目标去行动。

  我个人持有的就是这个观点,并打算把这个揉进我的气中。

 

  以下一段,是我以第一视角表现的这个观点。

 

 

 

 

  我现在什么目标也没有了,连最后的盼头也没有了。

  我开始怀疑我的一切,尤其是我的剑——它为我带来了什么?一个威名,一身荣光,好听极了。可别的呢?别说国家,它就连一个弱女子也保护不了。我最开始所追求的是什么?是荣耀,是山水,是为了我的名号能传承千古,是为了遍览世界各地的大好江山。现在呢?对,世人是知慕了我剑仙之名,我也看遍了大多数的奇景,可这有何用?不过是一套光鲜的俗世皮囊!不过是样子耍得好看!我这剑,可曾使我因名号响亮而结交过知己?可曾带走过某处的风韵?不曾!

  现在也不过是一块好看的虚无的废铁,这破剑,这破剑,根本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当初我的剑意在黄河——磅礴,大气,来势汹汹,气吞山河。但我隐约能感觉到,那并不是我要的巅峰。自二入长安后,它已不为让我名垂千古而存,这份澎湃的剑意,我自那时起便无法复得。那时是为了……是为了复仇而存。

 

  满怀仇恨的剑,终究无法到达巅峰。

  是啊,这剑在那时,便已失去了真正的意义。这人在那时,也已忘却了最初的愿望。

  我什么也抓不住。

 

  ……不,这不对。

 

  最后的楼兰人,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出息的废人吗?最后的楼兰剑,就是这样一把没有意义的废剑吗?我就是这样为楼兰“争光”的吗?——不应如此,不能如此!

  楼兰因战争消失在地图上,我就已经这样痛苦。那别国呢?岂不是冤魂哀嚎撼天地!

  我的确无法拯救他们……我连自己都救不了。可尽管我不能救一个国家,但我可以救一个国家里的人。光复楼兰已经无望,又何必拘泥于此,给楼兰丢脸?不如竭一己之力,尽可能护住更多人的安危,不使之再现楼兰惨态,不使之再受我心中哀恸!

  若我行侠天下,这剑便有了意义,我这名号上便要添一个侠字,便流芳百世,教万世皆知我楼兰剑仙李青莲之美名。即使我死了,楼兰,也能凭此在人心中化为不朽!

 

  如此一来,我也没有辜负亡故的楼兰百姓的期盼,也没有违背当初对公主许下的誓言。

  这才是我应做的事!

 

 

 

  以上。

  通过第一视角的叙述,这一段心理变化,我大概就表达明白了。一言以蔽之,仙他个鸟球球老子要做侠客。

  这就是我的私设。

 

 

·台词分析。——————————

 

No.1.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

 

  读得出的是恣意潇洒。前三小句不必多言,易懂,关键是最后四个字——一剑天涯。字面上乍一看是一把剑与一片天涯(原谅我找不到别的词了),但根据前面三句来讲,这个剑字必然是量词。那么问题来了,一剑是个什么量?嚯,他不会跟我们说,那我们就猜出来。

  我个人理解为“剑锋所指之处,便是天涯”,就像兰陵王的“刀锋所划之地,便是疆土”。天涯这词本就没有界限,一般来讲它范围很大,近似于天下,但有时它也很小,可能我们眼前这一片风景就是了。天涯或大或小,这个概念因人而异。而对于李白这样的浪子而言,天涯永远是自己脚下踩出来的路,更是他的剑锋所指的地方,即目标。

  故此,我说这一剑天涯,是他的人生目标,以及人生。

 

No.2.

  “你的血,让我诗兴大发!”

 

  这一句其实有点儿凶,有点儿嘲讽,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真他妈的帅爆了……好吧,我承认我开了个迷弟滤镜。

  转回正题。这句里,我们能读出他的好战心。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他是个剑客,是个战士,是个武人。他常年战斗,战斗自然是要依靠本能的,而但凡是动物,骨子里都埋着威力恐怖的好战因子,越是激发越是活跃,战士们更是如此。所以李白必然好战——当然,不是和小杂碎打,打菜鸟有什么意思,要打就跟全服第一的打!

  至于为什么要写诗……这话八成是拿来装逼的。也可以理解为他有十足的胜算——他有给手下败将赋诗的习惯,这是官方设定。诗兴都起来了,那不就等于想好怎么给你写小诗了吗。

 嘲讽一下敌人,谁都有的小心思嘛。这也是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了,臭小子。

  事实上我觉得这句才该作为他的嘲讽语音。

 

No.3.

  “情怀,懂不懂?”

 

  这句的语气我给满分。有戏谑,有挑逗,朋友间开玩笑或是冤家间打嘴炮都行。我就觉得这语调换句话就能逗那种年轻气盛的小姑娘去了。

  接地气地扩展一下,就是“老子的情怀你这种俗人八百年都别想理解了我这么说有礼貌还言简意赅你看我多厉害还不学着点哈哈哈!”了。听得出来,他真不是什么正经人(再说正经人出来闯什么江湖人家不如考个公务员),相反他就是吊儿郎当的,可以说是那种经历了很多的稳重的吊儿郎当。

 

No.4.

  “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

 

  得,又是一句嘲讽。

  我认为他自己也就是把这话当个玩笑。这话源于他自身,那就看看他自身——他是个天纵之才。文武双全,左手笔右手剑中间有帅脸。但他的确不是光靠天资闯出现在的名号的——他仗剑独行,没有家人帮持,没有外力依靠,一切都是靠自己来。

  官方故事的叙述足以说明一切。

——

从那时起,没有机关的师承,没有魔道的秘法,没有魔种的血脉的李白,仅仅依靠自己和手中的剑,成为大唐强者中的第一人,乃真正的天纵之才。

——

  他经历了这一切,自然是很清楚后天努力的重要性的。但同样的,没有天资,你努力也还是赶不上有天资且一样努力的人。李白属于后者,强大的天赋与努力,是让他名号传遍天下乃至海外扶桑的根本原因。

  所以他这句话真的是开玩笑而已。

 

  别的台词暂时没什么好分析的,就看字面意思就好了。

 

 

 

 

  醉而不浑噩,醒而不脱梦。剑为骨,笔为筋,酒为血。他只是觉悟比较高的凡人罢了。

  爱是爱,恨是恨,醒的醉的愁的乐的,都是我。

  综上所述,这就是我认知的李白。

 

 

一言以蔽之——

 

 

 

 

  他是最能看破红尘的红尘中人。


2017-03-05 热度(30) 评论(3)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