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用号@Wasteland76.
此号以后就用来同步新号的动态。

祝看到这里的你越来越快乐,幸运点满,生活处处是阳光!

作为一个新的狐白的自戏。双白向。

-狐白.

-千年之狐&青莲剑仙.


“白。在此埋下一坛酒......”


——————————


  初见之时,雪虐风饕。


  匿去狐耳,束起长发,着了便衣,寻个酒家落脚歇息。天气恶劣,故酒家鲜少有人。坐堂小掌柜埋头摆弄算珠,竟未注意来了客人。自行寻了僻静角落正欲落座,忽见一雪白小兔跃于其上,左顾右盼,便伸手拎起它一对柔软长耳,提到面前,直勾勾望进乌溜溜两只圆眼。见它触了目光恐惧瑟缩,本着狐性顽劣,便又凑近几分——怎的,我都隐了狐形,你这双小慧眼,还能认出我不成?短暂对峙间忽闻谁人笑得豪爽,转睛一看,不禁讶异。

  见人面容,犹如对镜自顾。

  我眼花了...?

  回过神来,恰巧见了他眼里有同种惊异,似清波起碧海,飞鸟乱长空。不曾见过哪个凡人的眼有这般澄澈的,兴致顿起,便向前探了一步,哪知他亦如此前进,这一步,两人间便只隔一只小兔。片刻沉寂过后,缓声开口。

  “这小兔可是郎君所养?”


  ——正是。多谢阁下及时出手,不然,这小物还不知要风雪抱去哪里了。


  闻人语,果不其然,其声如同己出,便放小兔与他怀中。见他桌上酒类别不高,心知他此行并未带更多的银两,籍此继续说着。

  “方才多有冒犯,郎君不妨点些好酒,在下请客,以表歉意?”

  噙着笑意,看他欲推托却生生将话语咽回,接受得略为生涩,便愈发觉得这人有趣。


  ——那,便在此谢过了。


  对饮中得知这小兔是他自雪地中捡回的,知他心地不坏。他名唤太白,同预料中的,不止名字,二人生平、嗜好、作风,均如出一辙。都觉得奇怪,亦都未深究——难遇一知己,追究那多做甚么?只管共饮一坛美酿,不醉不归!

  ..................

  尔后,又是巧合的同路。一路上吟诗作对,把酒当歌,彼此互作知己,好不惬意。

  好酒同饮,好诗同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本该一直如此。而不知何时,再无过多精力关注他以外的事,乃至切磋剑术,目光亦愈加流连于他挥剑之姿,最后竟出了细微漏洞,只这一个闪失,败下阵来。

  莫不是那......断袖之癖?

  本不愿承认,却着实无法反驳。


  “白,我心悦你。”

  终是道出了心中所念。

  若无法泯灭,便一吐为快!

  也不知这一系列的巧合,此时,是否会再次生效。他的答案模棱两可,而隐约透露的——

  似是应允。

  ............


  次年春日,桃花正盛。

  山林中人烟稀少,而处处花开。二人伫立树下,只字不言。抖抖耳朵,抬臂以剑挑落枝头一朵,正落于他怀抱酒坛之上。

  “白。在此埋下一坛酒......”



  “待你我远旅归来之时,便挖它出来,一醉方休!”


  END.


2016-08-28 热度(23) 评论(2)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