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用号@Wasteland76.
此号以后就用来同步新号的动态。

祝看到这里的你越来越快乐,幸运点满,生活处处是阳光!

[Katara/Togh]Represent.

同步。

Wasteland76.:

  年轻的土宗失去了在异国森林中的方向。


  她兜兜转转,始终没能找到来时的小径。这一次,她向来依赖着的大地也没有给予她任何指引。趾缝间溢出的是过于松软、过于安静的泥土,连带着夹杂其间的小石子也似乎愈发柔软起来;耳畔传来的是未知动物穿梭的窸窣,谁也不知它们是否会主动攻击人类。她不禁攥紧了背包的带子,继续向着不知何处的目的地行进。
  这森林是个迷宫,而盲眼的土宗无法留下任何标记,更难找到出口。然而她和迷宫怄起了气,对着大地发誓要在今天之内离开这个鬼地方,所以她只是不停地走,一直到听见倦鸟归巢的声音。


  “天啊!我难道要成为第一个被土困死的土宗吗?”
  她烦躁地喊着,泄了气般窝在树荫里。忽地一瞬,鸟儿乱鸣的缝隙间透出了一些别的声音。她便忙直起身来,屏息静听。


  水流潺潺,歌声絮絮。


  那也许是某种生命之泉——她听见这一切后仿佛被它洗净了心绪,甚至动荡不定的情感也开始平静下来。现在的她是一只谨慎的猫儿,伏着纤细的身子,踩着精推细敲过的步伐一点点靠近声源。走得越近,她就越能清晰地听到土地与草叶的告密——它们说那是一个姑娘,唱着歌的快乐的水宗姑娘。虽然土宗听不懂歌谣所使用的语言,但她敢肯定那是某种辅助御水的咒文,她听一些土宗长者说过这件事。
  土宗正听得入神,那歌声却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迎面而来的一道水鞭,可土宗眼盲又毫无防备,硬是生生地用脸接下了它。
  大梦初醒。


  “啊!!”
  这叫声同时出自两人之口。一个是被打得痛叫,另一个则是因失手伤人而惊叫。前者挨了打又呛了水,正忙着捂脸哼哼唧唧。后者见草丛里趴着个人着实吓得不轻,凑近了一看,又惊觉是自己御水不才酿成的祸事,更是手足无措。
  “你、你还好吗?”
  “呜啊?!”
  声音突然接近不少,土宗惊得一下子弹坐起来退出好远。这下可好,挨打的和打人的都受过了第二次惊吓。
  “离我远点!”土宗一拍地面悬起些土石硬块,瞄准了对方警惕地喊着,“不管你是谁,就现在!”
  水宗本就又愧又惊,这般一来也只好向后退去。两人间隔了约有四五步远后,水宗才怯怯地开口。


  “请你冷静点儿…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刚刚就伤了我!”土宗指了指脸上明晃晃的大红印。
  “呃,我不是有意的。我刚刚只是失手把你给……我很抱歉,真的。噢对,我可以帮你治疗,很快就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用不着!”
  “真的?你的脸好像开始肿了。”
  “……呃。好吧。但是!如果你有一点多余的动作,我就把你埋到土里,像种萝卜那样!”
  “没问题。”


  土宗从未想到水也可以作为一种如此舒适的治疗术。她不知何时放下了戒备心,在这期间与水宗相谈甚欢,这才知道,方才水宗是练习御水一时乱了动作,失手伤人实非有意。她们谈到土宗过去的生活,乏味又拘谨,好在土宗后来自学成了御土术,这才离家出走周游各地;她们谈到水宗的哥哥,他的桃花运十分旺盛,旅行途中几乎每到一处都会有一位美丽的女孩儿为他倾倒。两个姑娘似乎已将不久前的恩怨忘得干净,不知情的甚要以为两人是多年的挚友。
  土宗向水宗提起迷路的事,后者立时便将带路的活儿揽了过去,未有一刻犹豫。还盛情邀请她日后同行,反正大家都是旅者,并肩而行总比单骑上阵好得多,土宗自是乐意得很。她虽眼盲却仍能感知到水宗笑得灿烂,于是她也跟着笑了。


  “卡塔拉,我的名字。”
  “北方拓芙。”

2017-07-24 热度(13)
评论
热度(13)
  1. 他救下的第七十六个人。Mr.C10H14N2. 转载了此文字
    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