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 Down We Go.

我是Slow.
典型享乐主义者。
以让周围的人因我快乐为目标。

血战钢锯岭/美漫/The Sentinel.
沉迷这仨圈不想自拔。

祝看到这里的你越来越快乐,幸运点满,生活处处是阳光!

乱七八糟随笔。旧皮箱。

没剧情没格式想到什么写什么,我叫这为随笔。
其实是往后要写的精灵哨向中的一部分。

  Desmond知道,他要治疗的不只是Smitty的躯体。
  ——还有内心。

  那就像一个旧皮箱,堆满了四处捡来的破烂宝贝。有母亲临走前的吻和一句“我会很快回来”,有孤儿院院长为了堵住孩子们的嘴而分发的硌牙糖块,有雪夜街头流浪汉赠予的一顶带着余温的抽了丝的帽子,有被群殴以后去杂货店偷出来的止疼药水……这些事物就像金币上磨下来的粉末,它们微小得几乎要失去价值,却被Smitty仔细地收好,当成无可比拟的珍宝藏进皮箱。

  他从不在任何人面前打开它。但Desmond记得清...

2017-06-24 热度(12) 评论(8)

摸鱼。

2017-06-18 热度(1)

根据网上查来的资料,历史上的Doss家一共有三个孩子,而Desmond排行第二,有一个姐姐Audrey,一个弟弟Harold.他们的父亲是William Doss,母亲是Bertha Doss.他的父亲虽然有心理创伤,但事实上他只是消极且酗酒,并没有家暴倾向。Desmond有两任妻子,第一任是Dorothy Schutte,遇到她的时候她还不是一名护士,是战争结束后的几年内她才从护士学校毕业,他们有一个孩子名为Tommy。在她死后,他才有了第二任妻子Frances Duman.

在同人创作的时候大多不会写到过多关于妻子儿女的事情,但总该了解一下,比如Doss家真的不只有两个孩子。我想,电影也...

2017-06-11 热度(7)

给女儿摸个大头。


她叫Brue Amireux,是被封印在蜡烛中的灵魂。生前因精通魔法而被无知群众认为魔女,明明什么也没做却被谣言所害,烧死在她住的树屋中。她的灵魂附于点火的那根蜡烛上,本想躲进去避避风头,却不料口误念错咒语把自己封印了(并且这个咒语还是单向无解的)。那时候她才二十六岁。但她并不后悔也不想报仇——反正她的魔力已经到达了巅峰,死亡刚好让她腾出足够的时间来做些别的研究。

她活了好几个世纪,学识足见识广,或许时间也把她的脾气磨没了,生前她可是相当火爆,而现在温柔得像含苞待放的迎春花儿。她可以操纵火焰,释放的热量足以使一片热带森林瞬间消失。

只要有一朵烛火与特定的咒语就可以叫...

2017-06-09 热度(2)

发现以前不止一次被太太们翻牌子。
我那时候为什么没抱大腿呢。

2017-06-07

天哪,我跳进哨兵坑出不来了。

怎么看他俩怎么有爱。真是流水的妹子铁打的基。

Blair怎么这么好玩儿呢xxx

2017-05-29

随手摸鱼。

服装没按官设来。随手涂的。

I

love

Aliceeeeeee!

2017-05-28 热度(10)

  Desmond挎着大包小包的药品四处奔走,迅捷灵敏的身影后始终紧随着一只漂亮的白鸟。硝烟能轻易弄脏那些哨兵们威风凛凛的精神体,却无法在纤细鸟儿的羽毛上落下一点灰尘,它就像它的主人那对干净的眼珠儿一样,是穿破层层迷雾的,地狱中的光。

  他们是最优秀的、生命的向导。


  从醒来开始他已经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但他看见的一切事物里,仍然没有一件能叫得出名字。

2017-05-28 热度(2)

沉迷Smides不愿自拔。

这电影怎么这么好呢。他们怎么这么好呢。

2017-05-25

-双白- 白

发布了长文章:-双白- 白

点击查看

2017-05-21 热度(15) 评论(9)
1/10